• <table id="o6mmo"></table>
  • 持續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

    2021年10月27日 10:09:48
    來源: 《紅旗文稿》2021/20 作者: 桑百川

      進入新時代,面對國內外經濟環境的重大變化,如何對待對外開放問題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審時度勢,給出了符合時代潮流和經濟發展規律的明確答案,即“中國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”?!丁笆奈濉币巹澗V要》也提出“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,開拓合作共贏新局面”的要求。2021年10月14日,在第二屆聯合國全球可持續交通大會開幕式上的主旨講話中,習近平總書記強調:“中國將繼續高舉真正的多邊主義旗幟,堅持與世界相交,與時代相通,在實現自身發展的同時,為全球發展作出更大貢獻?!敝厣辏骸爸袊鴺嫿ǜ咚介_放型經濟新體制的方向不會變,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決心不會變。中國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,永遠不會關上!”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,符合中國和世界的利益。

      什么是更高水平對外開放

      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包括實體經濟和經濟制度兩個層面。實體經濟層面指商品、服務和要素跨境流動的規模更大、質量更高;經濟制度層面指建立“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”,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程度更高,經濟制度和經濟政策公平、透明、可預期。

      更高水平對外開放要求具有較大的貿易規模、國際投資規模。對于中國這樣的經濟大國而言,如果國際貿易國際投資規模小,在全球貿易、投資中占比低,則表明貿易投資的開放度低,這樣就難以稱為高水平開放。在較大規模的基礎上,貿易投資應保持一定的穩定性。如果貿易投資波動大,缺乏穩定性,不僅表明受國際市場影響大,自主駕馭國際貿易投資能力弱,而且國際貿易投資的較大波動還會沖擊國民經濟運行。同時,還要保持進出口貿易、國際資本流動的相對平衡。如果貿易順差過大,容易產生貿易摩擦,不利于出口企業長遠發展;如果逆差過大,進口擠占國內市場,會影響國內企業正常經營。如果資本凈流出規模過大,國內投資乏力,容易招致產業空心化;如果資本凈流入規模過大,國內投資市場過度競爭,容易擠出國內投資,不利于國民經濟穩定發展。

      更高水平對外開放要求提升國際貿易投資質量。要從貿易大國轉向貿易強國,高附加值、高技術產品和服務貿易占比不斷上升,能夠分享全球價值鏈高端收益。要從吸收外資大國轉向雙向投資大國強國,外商投資結構應與新發展理念相契合,高端制造、高技術服務領域外商投資比重須不斷提高,提升對外投資效益,涌現出更多在全球配置資源、掌控全球供應鏈價值鏈的跨國公司。

      更高水平對外開放核心是制度性開放,對標先進國際經貿規則,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。在國際經濟格局加速重構中,以“市場準入+公平競爭”為立足點的國際經貿規則,逐步被更多國家所接受,代表了先進國際經貿規則的演變方向。更高水平開放就是要實現關稅水平降低,通關便捷高效,經濟政策措施透明、可預期,營商環境法治化、市場化、國際化,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,市場主體公平有序競爭,知識產權保護嚴格有度,開放支持政策合法合規,國際國內經濟循環暢通,風險防范安全可控,高水平開放與安全保障制度銜接協同。

      為什么要更高水平對外開放

     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,國內經濟高質量發展,貫徹新發展理念,構筑新發展格局,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都離不開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。

      新發展階段需要更高水平對外開放。改革開放后,我國走出了一條以開放促改革和發展的成功道路,創造了經濟持續長期高速增長的奇跡。步入新時代,國民經濟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,更高水平對外開放是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。

      2013年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,我國發展進入新階段,要繼續推進對外開放,促進國際國內要素有序自由流動、資源高效配置、市場深度融合,加快培育參與和引領國際經濟合作競爭新優勢,以開放促改革。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進一步指出,“我們全面深化改革,就要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”。只有全方位提高開放水平,進一步釋放開放促改革的功能,為高質量發展提供動力,培育并鞏固制度優勢,才能更快推動要素低廉的比較優勢向競爭優勢轉變、世界制造業中心向世界創造中心轉變、貿易大國向貿易強國轉變、吸收外資大國向雙向投資大國強國轉變、國際經貿規則的接受者向參與制定者轉變、全球經濟治理的參加者向重要貢獻者轉變,廣泛利用世界市場和全球優質要素資源,助推經濟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新發展理念需要更高水平對外開放。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在更高水平開放中推進自主創新,在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,重申“堅持以開放促改革、促發展、促創新,持續推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”。只有在更高水平開放中,為高質量外商投資營造優良營商環境,推動形成適宜創新的制度條件,才能吸引更多技術管理先進的跨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,產生更多技術知識溢出效應,帶動內資企業創新發展;只有在更高水平開放中,增進外貿質量和效率,提升外貿綜合競爭力,才能實現外貿推動創新發展。
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“一帶一路”倡議以及高水平建設“一帶一路”理念,在更高水平開放中構建陸海內外聯動、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,使相對落后的中西部和沿邊地區從開放末梢變為開放前沿,通過開放帶動落后地區發展,有助于縮小地區差距,促進協調發展。
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在氣候變化巴黎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中,倡導在開放合作中應對氣候變化,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。在更高水平開放中,通過引進氣候友好型技術,吸收符合環境保護標準的外商投資,發展綠色貿易和綠色產業,有助于帶動經濟綠色發展。

      在第二屆“一帶一路”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,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“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”。在更高水平開放中,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程度提高,更多優質外商投資涌入能夠帶來新的就業機會,增加個人收入,外資企業承擔應盡的社會責任,參加公益事業,有助于緩解貧富差距;貿易自由化便利化程度提高,貿易規模擴大質量提升,貿易能力促進和貿易救助制度逐步完善,有助于廣大社會公眾分享對外貿易發展的紅利,帶動共享發展。

      新發展格局需要更高水平對外開放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構建新發展格局“決不是封閉的國內循環,而是更加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”。只有更高水平開放,跟蹤高標準經貿規則變遷的趨勢,大膽探索創新,建立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,以開放促進改革,才能更快打通生產關系各環節的堵點,為國內經濟大循環提供保障;只有更高水平開放,廣泛利用全球資源,增加新的就業機會,提高全社會收入水平,才能推動擴大內需,并在擴大開放中釋放國內大市場優勢,為外商投資、進出口貿易帶來更多機會,更好實現國內國際經濟循環互動;只有更高水平開放,強化中國與世界經濟的聯系,才能穩定提升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,建立安全可控的供應鏈體系,在外部供應鏈重構中增強我國的自主性;只有更高水平開放,廣泛吸收聚集國內外優秀人才、先進技術、領先企業、先進制造和服務、管理知識和信息等高端資源,加強國內外經濟技術合作,在開放中提升自主創新能力,才能更快建立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體系,突破卡脖子技術。

      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需要更高水平對外開放。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要堅定不移擴大開放。新世紀以來,以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為重心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,包括中國在內的一大批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經濟快速成長,世界多極化態勢明顯,國際力量對比發生重大變化。與此同時,也出現了貿易投資保護主義、單邊主義,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,多邊貿易體制面臨嚴峻挑戰,國際經貿規則趨于碎片化,疊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,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面臨重構,貿易摩擦沖突上升,世界經濟波動加劇,國際環境更趨復雜。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,既是支持經濟全球化、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實際行動,能夠為世界經濟恢復發展注入信心和動力,也是營造友好外部環境、應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、推動我國經濟穩健成長、維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勢頭的理性抉擇。

      如何推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

      一是建設國際貿易強國。在繼續發掘傳統比較優勢,鞏固國際貨物貿易大國地位的同時,做好外貿優勢轉化銜接,培育新競爭優勢,優化外貿結構。推動數字技術賦能外貿,優化數字貨物貿易發展環境,鼓勵發展新貿易模式、新貿易業態,形成一批能夠整合全球資源、占據全球或區域價值鏈高端的全球性公司,推動企業從價值鏈低端向價值鏈高端邁進,促進高附加值中間產品和高端零部件出口,從低附加值出口產品為主向高附加值出口產品為主轉化,從勞動密集型出口產品為主向資本、技術密集型出口產品為主轉化,從世界加工工廠向世界中間產品供應基地轉變。繼續擴大進口,促進進出口平衡,提升進口與經濟結構轉型升級需要之間的契合度。進一步簡化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,推動服務貿易創新發展,促進數字服務貿易發展,培育服務貿易市場主體和龍頭企業,打造“中國服務”品牌,擴大服務出口,縮小服務貿易逆差。

      二是提升雙向投資質量。全面落實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》,持續優化外資營商環境,為外資企業創造公平競爭的制度條件,穩定外商投資預期,不斷增強對外資的吸引力,鞏固外商投資大國地位。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,優化外商投資結構,提升外商投資質量,鼓勵有利于創新、協調、綠色、開放、共享發展的外商投資。圍繞構建新發展格局目標,利用大市場優勢吸引全球優質要素資源,推動提升我國自主創新能力,利用外商投資銜接國內國際兩個市場,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。引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,支持技術逆向溢出效應明顯的對外投資,以促進國內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;支持能夠整合外部資源、優化全球資源配置、提升在全球價值鏈產業鏈供應鏈地位的對外投資,促進國內外產業協同。

      三是升級開放區域平臺。以特殊經濟區為重點,強化制度創新,提升開放引領改革發展作用,釋放高質量發展示范效應。充分利用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試驗田作用,完善制度創新的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,率先構建起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,形成公平競爭和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制度體系,建立安全可控為核心的風險管理體系,建立具有較高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體系,及時復制推廣制度創新成果,帶動全國優化營商環境,推動國內經濟高質量發展。借鑒國際高標準自貿港經驗,推動海南自貿港高水平對外開放的制度集成創新,完善與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自由貿易港法》銜接配套的法律體系,構建商品、服務、要素自由便捷、安全有序流動的制度體系,與2025年后全島封關運作、實行零關稅對接,為實現貨物貿易“一線放開、二線管住、區內自由”做好制度準備。推動沿邊地區與沿海、沿江、內陸等地區協同開放,打造內地開放新平臺,有效對接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。

      四是推進制度改革創新。把協議開放和自主開放結合起來,瞄準國際經貿規則變遷的趨勢,對標國際通行的經貿規則,提高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,不斷構建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。全面落實外資企業國民待遇,做到既“準入”又“準營”,保障不同經濟成分公平競爭,建立非歧視的規制體系;構建競爭中性的規制環境,將競爭中性作為促進對外經貿工作的重要原則,推進國有企業分類改革;提高政府決策透明度,完善有關透明度的法律法規,落實開放政策的世界貿易組織(WTO)合規審查機制,提升貿易政策合規水平;進一步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體制,將數字環境下的知識產權納入法律體系,建立合理公平、可持續發展的知識產權制度,平等對待國內外企業、個人及投資者知識產權;提高環境和勞工權益保護標準,強化監察及執法力度。

      五是完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。積極參加全球治理體系改革,為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創造有利的外部環境。堅持以規則為基礎、共同發展為導向的經濟全球化主張,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贏的方向發展,破解全球經濟治理赤字、信任赤字、和平赤字、發展赤字。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目標,推動高水平“一帶一路”建設,幫助提升發展中國家國際貿易能力,緩解經濟全球化中國家間利益不平衡矛盾。積極參與新興領域全球經濟治理規則制定,促進建立互利共贏、公開透明的數字經濟國際規則,推進綠色發展、產業鏈供應鏈構建等新議題談判,推動構建投資便利化多邊框架。積極參加區域經濟合作,推動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》(RCEP)生效落地,申請加入《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》(CPTPP),構建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。完善開放風險防范體系,構筑開放安全屏障,有效化解高水平對外開放中的貿易、投資、產業及供應鏈風險。

     ?。ㄗ髡撸簩ν饨洕Q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院長)

      責任編輯:陳金霞

    標簽 -
    網站編輯 - 陳金霞
    久玖中文网站
  • <table id="o6mmo"></table>